涧理

翻到了考试前的日记。看到了用钢笔抄下来的,苏轼的西江月和定风波,还有一首岁暮到家。还有一句,做梦太累了。

大词人也会说出 世事一场大梦,这种话啊。

发布了长文章:

点击查看

哭了_:(´ཀ`」 ∠)感谢搬运翻译

转载自:Anomie愚人船

随记

今天,真是值得纪念。

黑桃K是大卫王,红桃K是查理曼,方片K是凯撒大帝,梅花K是亚历山大。

一颗石头,居无定所,从河边辗转沉入河底,与游鱼虾虫相处了几十个春秋,它们一边为生计忙碌,在水草和石群中穿梭,一边每天提心吊胆陆地上的怪物会把它们捞去,那就像人类世界,基督教徒的天堂和地狱,只有死去,腐烂的人才知道那里是什么样,它们对上面的一切有所盼望,有所畏惧,有所好奇。它们偶尔谈及这些事情,零乱的气泡交织着,柔软的尾巴扫过石头。话落到石的“耳”里,这处变不惊的石头也开始期许,想要做出一些不同于以前的改变。

石以前是看不见的瞎子,只能听到咕咕的水声,它的好邻居也同它一起听着,有时依助外力摩擦来聊几句。这样过了很长时间,不过对于它们这群年长的爷爷辈,仿佛只是做了一个个梦,即使哪里没有黑夜白昼之分。他们以前也是锋利,有棱角的,但是母亲把他们磨平了,圆润又光滑,能折射出美丽的光泽。

后来,石头看见了虫,是长长的,蠕动的奇妙事物,昏暗的光线让石头寻不到它的踪迹。再后来是更加清越的流水声,穿穿不息,单调又安宁。然后,是刺眼的光,像警界灯一样让他恐惧不安。沉默的几个世纪结束了,石头觉得,他还很年轻,一曲新世纪才开始。后来怪物带来四轮怪物,嚣张地发出巨响,把他,以及其他好多好多石头都掳走了,一个强盗未经他们同意就带走了他们。他望着众石中夹着星星点点的半透明鱼鳞,又开始难过了。

面色青白,实在不适合与灰蒙蒙的水泥混在一起。做梦一般地变成金鱼,但吐不出气泡。